居民信任让我找到职业价值

发布时间: 2020-01-03 14:31   来源: 健康报

   □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白云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毛泽燕

    2011年,我正式成为一名社区全科医生,怀着满腔热情和期待开始在社区工作。工作后我才发现,社区全科医生的工作内容与我想象中大不相同,除了门诊以外,还要建立居民健康档案,为慢病患者、老年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等进行健康管理。有一段时间,我对于职业前景和未来的发展方向时常感到迷茫,缺乏职业成就感。随着宁波市开展“契约式家庭医生”服务试点工作,我被选为一批参与签约的“家庭医生”,这为我的工作打开了一扇窗,让我逐渐找到这份职业的价值。

    有了上级医院的技术支持,我的底气更足了

    刚开始时,签约服务是免费的。白云街道有许多老小区,其中一些是宁波城区较早的拆迁房,居住的多是65岁以上的老人。当时,对于“签约服务”这个新生事物,很多老人很排斥,导致签约工作开展几个月后,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心里又着急又沮丧。我向领导汇报了工作情况,领导安慰我说:“你刚到社区,指标完不成是正常的,你要多和居民接触,让他们了解你、接受你,尽量挑选那些有需求的重点人群签约。”

    白云庄社区居委会里有一间志愿者活动室,每周三下午,我和社区另一位志愿者轮流去给居民测量血压。我给量血压的老人都发放了一个记录本,一开始只是简单记录测量结果,后来发现有些老人血压控制得不好,我就给他们提了许多建议,包括药物的调整、药物服用方法以及生活方式干预等。我通过居委会得到了一份辖区行动不便和高龄老人的名单,利用休息时间主动上门为他们提供帮助。

    慢慢地,这里的居民和我熟悉起来,他们把家里人的体检结果带来让我解读,请我帮他们清理家庭小药箱。有时候听到他们对某些疾病比较关注,我会提前准备好资料,下一次去活动室时集中宣讲。后来,他们主动询问我的门诊时间,到门诊找我看病,那些经过我干预,血压、血糖得到控制的老人还主动提出要和我签约。两年里,我不仅熟悉了老人们的健康状况,也了解了他们的家庭情况,他们也越来越信任我。2014年,和我签约的患者已经远远超过了200名的设定指标数。

    社区老年患者患有多种慢性疾病,随着签约人数的增加,我开始觉得自己专业水平有限,管理慢性病患者时常常觉得力不从心。2014年,宁波市启动医联体试点工作,我们中心成为宁波市第一医院医联体成员单位之一。第一医院的专家除了定期到社区坐诊,还开放了居民健康档案信息共享,开通了双向转诊通道。这些举措犹如一场及时雨,让我有了更多学习和提升的途径,在工作中我的底气更足了。

    2015年5月,宁波市家庭医生制度在试点基础上全面推广实施,这次签约是需要付费的,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个人三方支付。有了上级医院的技术支持,加上社区居民对我的信任,在签约当月,我就顺利完成了中心制定的签约指标数。

    3年来,我信守承诺,每月一次的上门出诊从未间断

    2016年6月的一天,一位50多岁的中年男士到门诊找我,说他母亲83岁了,患有高血压、帕金森病和阿尔茨海默症,常年卧床。3个月前,老人曾经住院治疗,出院时医生下了留置导尿管,并嘱咐他每个月要更换一次。以往,他让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到家更换,但是同学家离得比较远,不太方便。后来他同学提醒他,可以去社区医院咨询一下。

    了解情况后,我马上答应了出诊要求。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来到他家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母亲:特别瘦,因为意识不清,有时哈哈大笑,有时自言自语,双手不停地挥动着。因为担心她把导尿管拔出来,保姆用4条布带子把她的手脚固定在床上。保姆告诉我,老太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做生意比较忙,小儿子定居在国外,平时都是保姆照顾老人。

    换完尿管后,我到她家阳台洗手,偶然看到一张老人的工作照,原来这位老人也是医务人员,照片上的她一头银发,穿着白大褂神采奕奕。后来老人的儿子告诉我,老人曾是宁波市一位非常出名的妇产科主任。再次看到她,我的心情变得很复杂,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如果将来有一天,我和她一样,有没有人能够帮助我?

    那天以后,我的想法就改变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患上慢性疾病,当我们没有办法照顾自己的时候,如果身边有可以信赖的家庭医生为我们提供帮助,该是一件多么幸运而又幸福的事情。我主动找到老人的大儿子,让他和我签约,向他承诺每个月定期上门。3年以来,我信守承诺,每月一次的上门出诊从未间断。

    2019年,我们中心设立了以我名字命名的家庭医生工作室,如今团队成员不断壮大。我作为全科规范化培训基层实践基地的带教老师,开始指导规培学员工作。让我特别开心的是,3年前,在我们中心参加规培的3位医生,如今全部回到我的团队,在各种业务技能比武大赛以及社区志愿者活动中都能看到他们年轻的身影。

    家庭医生这个岗位特别平凡,这些年,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我看到了子女对父母的不离不弃、患病夫妻之间的生死相依,正是这些患者带给我的温暖与感动让我找到了全科医生这个职业的价值和归属感。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