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天平:37年奔走在血防路上

发布时间: 2022-03-16 16:03   来源: 健康报

  前不久,六届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表彰会召开,安徽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党总支书记所长主任医师汪天平荣获表彰。在公共卫生领域工作37年,汪天平是临危受命、逆行出征的抗疫总领队;更是身作则、潜心育人的血防领路人。

  本报记者 颜理海

  通讯员 张璇

  治小虫走滩涂

  一年365天,汪天平的大部分时间都奔走在滩涂、湖沼之地。血吸虫病与其他疾病不同,不能仅仅依靠临床病例与实验数据,而是需要深入一线,去调研、去钻研。

  血吸虫病是一种传染性疾病,吸虫进入血管之后产卵并迅速繁殖,参与血液循环,随后进入肠、肝等内脏,造成肝硬化、胃溃疡、腹水,甚至引发死亡。上世纪80年代,血吸虫病在我国12个省市流行,全国有超过1000万名患者。安徽地处长江沿岸,属重度流行区,防治工作异常艰巨。

  1984年,汪天平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徽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刚一工作,所里就把“七五”科技攻关项目交给了他。从那时起,汪天平就在血防领域扎下了根。在他来之前,很少有人做过相关的研究,没有验可以借鉴,费又捉襟见肘,很多情况下得靠自己想办法。

  从那以后,汪天平习惯了和农民吃住在一起。他把农村废弃房屋改造成实验室,经常在村子里一待就是小半年,节假日也都是在调研与走访中度过。因为检验标本主要是居民的粪便,一天工作下来,汪天平难免恶心呕吐。由于长期工作在血吸虫病疫区,他自己也感染了血吸虫病,但却没有休假,默默吞下几颗药后,又投入到防治工作中。

  汪天平说,一直以来,血吸虫病的诊断是个难题。病毒的抗体特异性难以查找,导致它与其他疾病不易区分,极易造成漏检、误检。他所在的团队针对这一难题,经历了无数次的调研与实验,研制出血吸虫病诊断试剂,解决了血吸虫病确诊难的问题,推进了我国血吸虫病防治的标准化与规范化,连续多次在全国质量评比中荣获第一名,并率先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注册,被指定为全国血吸虫病监测点的查病试剂。

  血吸虫病虽容易治疗,但极易复发。在汪天平看来,关口前移是关键。他介绍,水传播、人畜传播给防治带来了很大的阻力,虽然通过引进药物治疗及化疗等方法,能成功对人感染血吸虫病进行有效治疗,但在牛身上却无效。随后,在汪天平团队及其他血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通过“以机代牛”的策略推进防治,终于取得实效,这一策略也被写入全国血吸虫病防治策略中。与此同时,汪天平对藐小棘隙吸虫的发现,更是创造了国内外八项“首次”,填补了多项研究空白。

  经过多年的艰辛耕耘,2019年底,安徽省50个血吸虫病疫情流行县(市、区)中,9个达到传播控制标准,23个达到传播阻断标准,18个达到消除标准。连续16年,全省人群和牛的平均感染率均呈现下降趋势,连续7年未发现急性血吸虫病病例和感染性钉螺。这些成就,有汪天平的一份功劳。

  为解疫情倾全力

  2020年,安徽电视台公共频道的专题片《榜样》讲述了汪天平的故事,很多人观看后,眼眶湿润了。汪天平感慨:“作为安徽省首批援鄂医疗队的‘大家长’,能在主战场参加这次战斗,是我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当我把所有队员一个不少地安全带回来时,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瞬间。在这场战役中,我倾尽了全力。”

  2020年1月27日,正值大年初三,安徽省首批援鄂医疗队185名医务人员集结完毕,在汪天平的带领下赶赴武汉,接管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3个病区81张病床、武汉太医院130张病床。当时他们面临的困难超乎想象。在没有隔离带、缓冲区,甚至基本清洗、消毒都不具备的条件下,不到2天,他们便新建了重症监护室,使大量危重患者得到及时救治。同时,汪天平和团队主动对接武汉当地卫生部门,积极承担社区隔离点、发热门诊巡查指导和病例甄别任务,前移诊断关口,提高诊治效率。

  然而,危重症患者增多,抢救设备有限,没有特效药物,患者不断离世。医护人员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压力,紧张的情绪开始蔓延:感冒发烧、焦虑失眠、崩溃痛哭……作为“大家长”的汪天平几乎成了整个团队的精神支柱。“他们都看着我,我不能倒下。”汪天平想尽一切办法,带着队伍克服各种困难。

  每天清晨的温暖送行成了医疗队的“必备节目”。早晨6时30分,汪天平在队员奔赴一线前为他们鼓舞士气,讲述近期的疫情动态,叮嘱防护知识。他千方百计协调防疫和生活物资,在武汉的65个日日夜夜,汪天平的手机提示音24小时不曾停歇,对于队员的诉求,他总是尽量满足。

  “既要有良好的愿望,又要有过硬的技术。”汪天平每晚组织工作组例会,在一线防控人员中开展头脑风暴,推出了一些创新的防疫举措与治疗方式。在他的带领下,安徽医疗队成功开展了危重症救治行动,坚持防治结合,对隔离点、门诊和卫生院开展巡回医疗指导,组织制定“三化方案”,确保队员“零感染”。

  65天来,汪天平带领安徽医疗队累计管理床位2166张,收治患者3156例,其中危重症患者达745例,为患者托起生的希望。

  为育后人俯下身

  承担管理工作以来,汪天平更加关注对年轻人的培养。在他看来,团队发展最关键的是要有凝聚力,这就需要以身作则。只有自己带头干,才能更好地带领身边人一起干。

  汪天平还是像往常一样,一有时间就往实验室里钻。外出调研,也都是他亲自带队。2016年、2017年,他不顾自己有心律不齐病史,主动担任援助西藏包虫病流调领队,出色完成包虫病流调任务。

  汪天平回忆说:“刚来西藏时,队员们几乎个个都有头痛、头昏、失眠、心率加快、鼻孔流血、食欲不佳等高原反应。”但这些没有成为流调工作的障碍,他们基本完成了3个县12个村共16万人的摸底调查,为推进西藏包虫病防控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汪天平也因此荣获西藏自治区包虫病综合防治先进个人,受到原国家卫生计生的通报表扬。

  “做科研光靠8小时工作时间是不行的,不吃些苦,是出不了成果的。”汪天平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他认为,在医疗卫生科技发展上,一味跟跑是行不通的,核心技术必须有自主知识产权。因此,汪天平一直督促团队加强科研工作。只要是年轻人提出的合理的科研想法,他都会尽可能从经费和人力上予以支持和鼓励。

  也正是在汪天平的带领下,安徽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的五十余位成员先后承担了国家级、省级及各类国际与国内合作项目等共160余项,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二等奖和三等奖30余项。研究所也跻身全国省级血吸虫病防治机构先进行列。

  三十多年来,从初入血防,到抗击非典;从抗震救灾,到武汉抗疫。汪天平一直在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与科学技术,躬身力行,奔走在疾病预防和控制的最前线。如今,他依然每天在血防领域默默耕耘,为血防工作培养更多的人才。于他而言,无论头衔与身份如何变化,不变的是他投身血防事业的初心。

  (安徽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 供图)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