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访谈录⑧ 张伯礼:先症而治,截断病势

发布时间: 2022-04-27 19:37   来源: 健康报

 □ 报上海采访组

  医药的作用在此次上海抗疫中得到充分体现和发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医药大学名誉校长张伯礼表示,从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角度来看,关键在于先症而治截断病势。

  ■记者:从中医角度看,奥密克戎变异株有何特点,上海本轮疫情有何特点?

  张伯礼:奥密克戎变异株短短几个月就成全球主要的流行株,传播快、隐匿性强,近期本土聚集性疫情呈现点多、面广、频发的特点。从中医角度看,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新冠肺炎的核心病因病机与之前相比没有发生明显变化,仍属于中医疫病范畴,仅由于地区、气候、饮食习性等因素不同,在证候上稍有区别。

  根据上海当地特点,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九版)》基础上,上海同道专门制订了上海市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案来指导治疗。

  ■记者:上海方舱医院收治了大量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病例,大规模使用中医药疗法。中医药对于这类感染者有什么作用?

  张伯礼:方舱医院对于分类分层救治发挥了重要作用。无症状感染者人数多、比例高是本轮上海疫情的明显特点,这与奥密克戎变异株自身传染力增强,但毒性减弱,临床症状相对较轻等特点有关;与我国及时筛查、早期就能发现感染者相关;也与广泛接种疫苗有关。

  无症状感染者没有新冠肺炎的症状,但可能会有倦怠无力、舌苔腻、大便黏滞不爽、脘腹胀满等中医证候表现。在这个阶段及时用中医药调节免疫功能,往往能使其不成为确诊者,也促进核酸快速转阴。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我们使用“三方三药”,加上上海拟定的协定方药。从前期使用情况看,在减少转重率、加快出舱等方面显示出良好的效果。同时,根据患者需求,在自愿的情况下,给患者服用中药,比如中成药、配方颗粒等。

  ■记者:上海人口老龄化较重,感染者中老年人多。老年人基础疾病多,感染后病情容易出现恶化。对于老年感染者,采用了哪些中医药救治方案,效果怎么样?

  张伯礼:确诊病例中60岁上老年人占到三成。大部分老年人患有基础疾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这些因素与新冠肺炎加在一起,会导致病情进展快,容易转成重症、危重症,需要我们格外关注。

  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发病表现,结合老年人发病特点及以往救治验,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基础上,对老年感染者的治疗以加快核酸转阴、减少病情加重、减少病亡率为目标,结合“三因制宜”,以辨证施治为原则,在国家专家组指导下,形成《上海市老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中医药救治工作专家共识》。

  第一个原则是“新老疾病兼顾”。治疗新冠肺炎的同时重视基础疾病治疗,尤其重视基础疾病的变化。从治疗经验上看,单纯治疗新冠肺炎并不困难,但夹杂着不稳定的基础疾病治疗起来比较棘手。

  第二个原则是“扶正祛邪”。老年人往往正气不足,脏腑虚损,气血不畅,痰浊瘀滞等基础病证较多,感染新冠病毒后容易迅速加重,需要重点救治。在治疗时,要注重扶正,保护正气,采用益气活血、益气养阴等方法。在袪邪上,注重“清”和“通”,可采用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等方药。

  第三个原则是治疗关口前移,先症而治、截断病势。患者从无症状到有症状是一个过程,需要提早干预。在临床上,虽然有些老年患者看似是普通型,但当出现发热持续不退、神昏不清、大便秘结、痰黏难咳、肺部渗出不吸收等症状时,就要抓紧时间治疗。比如,有些老人几天不大便,舌干苔燥,呼吸喘促,需要用通腑泄热、急下存阴的方法干预,让其大便通畅,呼吸也会随之有所改善;有些老人咳不出痰,导致血压升高、肺部渗出不吸收,需要用清热祛痰的方法减轻症状。

  总体来看,就是要分辨高危人群,重视基础疾病变化,多学科联合,早期干预,辨证论治,一人一策,抓住主要症状和核心病机确定好中西医结合临床救治方案策略。在用药时机上体现“早”“快”,在治疗策略上体现“清”“通”,有时可起到四两拨千斤作用。

  ■记者:目前,上海的重症患者开始增多,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中医药有什么救治方案?

  张伯礼: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救治,首先要强调的是多学科合作,包括重症医学科、呼吸科、营养支持、护理、中医等,每个学科发挥各自优势、集体发力,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从而控制病情、逆转病情、降低病亡率。

  中医根据基础疾病等因素,针对患者当下最危险的因素,采取辨证的方法和有针对性的治疗策略。具体来讲,就是“早”和“准”。早发现、早预警、早研判、早干预;进行精准治疗,用“一人一策,一人一方,一天一方”的方法施治。此外,要“稳”,耐心观察症状变化,稳定病情不加重;要“托”,阳气虚脱要采用大剂参附回阳救逆。在治疗药物上,采用中药注射剂,中药保留灌肠,人参粉、大黄粉冲服,针灸疗法等。在急症用药上,给予血必净、痰热清泵推,安宫牛黄丸等内服,用药味要少,用量要大,疴症用重剂。

  为加强急危重症患者中医救治能力,我们组建了由具有丰富传染病救治经验的上海市名中医和岐黄学者等组成的市级多学科中医专家组,除全面参与市级中、西医专家联合查房和会诊外,每晚固定时间举行市、区定点医院危重病例会诊和讨论,每日统计危重症病例中医药救治情况,对病情较重或者伴复杂基础疾病的病例逐个进行会诊,确保中医全程参与新冠肺炎救治,做到中西医结合。此外,我们制定了《上海市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必备中药目录》,要求各医院做好储备,有药可用。

  ■记者:现在上海市每天出院出舱的治愈人员越来越多,对他们后续的康复,中医药将发挥哪些作用?

  张伯礼:患者核酸转阴、符合相关指标要求之后就可出院出舱。但有些人并没有完全治愈,有的人免疫功能未完全恢复,有的人因为新冠病毒对心脏、肝脏、肾脏等造成损伤,功能指标还不正常。因此,新冠肺炎出院出舱患者,还需要一个康复的过程。在武汉及以后历次疫情中,部分康复患者有疲乏无力、肌肉酸痛、心悸、气喘、焦虑失眠、脱发等情况。对此,我们针对性地提出“早期康复、自我康复、综合康复”的理念,一般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西医做健康评估,中医促进康复。经过积极康复,多数人的相关症状基本在3个月到半年时间内逐渐消除,也有的人需要更长的时间康复。

  由于奥密克戎变异株出现的时间较晚,对其所可能引发的后遗症还需要更多的观察。整体来看,无症状感染者多,患者治愈后出现的后遗症,比早期毒株所导致的症状轻,当然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研究。国家专家组和上海市的同行正在进一步深化这方面工作,延续之前康复的经验,不断优化康复路径和方法,采取积极的干预措施,让治愈者的身心达到更好的状态。尤其要注意的是,治愈者自身也要积极进行心态、精神状态的调整,主动参与康复。对此,更应该强调社会上不歧视新冠肺炎患者,对他们要有更多的关爱,为他们的康复提供更好的环境氛围。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