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弘集团吴总接受北京新闻广播巜主播在》专题采访

发布时间: 2022-09-20 11:08   来源: 未知

  军弘集团吴总接受北京新闻广播巜主播在》专题采访

 

  以家国的利刃作为中军军弘安保集团的总经理,近年来吴雪岩带领团队成功处置了数十起因动荡、海盗等引发的安全问题。坚定地维护了国家海外权益和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接下来,我们一起来听由记者张益阳为您才智的故事利刃出鞘,做最坚实的后盾。今天为您播出上集。

  2022北京榜样人物故事展播。

  提到安保这个行业,可能很多朋友的一反应都是社区开门的老大爷,或者是写字楼门口的保安。但其实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越来越快,安保公司的角色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安保公司,它实际上是一个综合化的这么一个业务发展。

  当然就是日常这种之手是一方面,很简单的。

  像现在咱们从差不多13年和14年那会儿,习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好多国家企业就走出去了。所以当时我们做这个国家海外利益保护。包括海外的一些这种撤侨人员协调,然后人员转运,有一些很基础的工作,都是像我都在参与其中。

  说话的这个人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中军军红安保集团总经理吴雪岩。也许很多人都对《战狼2》红海行动等影片当中中国企业在海外所处的危险境地记忆犹新。中国海外企业的安全问题被屡屡搬上荧幕,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中国民间安保的海外业务能力不足。而吴雪岩的任务就是拓展我国的海外安保力量。

 

  不光我们公司,当时就可能中国的整个这个行业都一个没有什么这个方面的相关经验。就你没有可借鉴的就是我们做的所有事儿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吧。然后我那个护照就是翻开大概这个意思,很多都不认识那个地儿,那两年大概两本儿。

  你知道蒙巴萨比斯凯克,因为索马里,但是东南亚国家就不用说了,马来西亚、缅甸这些国家,好多您当时要去拓展什么业务?我们当时两方面儿,一个是找当地的武器装备的采购采购商。因为我们当时是中国在东非索马里专属经济区有一个长期的我们中国的这种远洋渔船的捕鱼作业。

  因为渔船它跟商船还不太一样。因为商船的话它就是比如说从哪个点从a出发,然后到b,这一趟,比如说20天30天。它有一个固定的线路,时间也比较短。而且商船的话它总体都比较大,航速也比较快。所以它的安全风险就可以装备齐全一点,不是太高。

  但是渔船它第一个就是海上作业时间特别长。

  因为渔船要持续打鱼,它相当于他在海上移动,可能就是这个半年、一年、两年他都在海上持续作业。另外一个渔船可能就是体量比较小,所以它的整个这种防海盗,应急的手段都比较简陋,都比较不足。

  所以当时第一波就是要给中国籍的远洋渔船上武装安保,但是当时就涉及就很多问题。

  第一个就是武器弹药从哪儿来。所以我们当时去肯尼亚的时候跟当地的这种供货方去谈一下这个价格,包括怎么运输。然后第二块儿就是找这个转运的船只帮我们把武器端药,还有我们的队员从东非的港口送到那个传上去。

  当时就是沿街就是敲门,最原始的办法就是对你只能就是往互联网上查哪些企业财务公司,然后我们就去跟他们聊。因为你没有刚才说就没有中国公司干过这些事儿。一旦涉及武器装备,一切谈话都变得敏感了起来,危险随时可能一触即发。

  当时找一个当地的供货的这么一个供货方吧,他自己有武器装备,反正很隐迷的一个地儿。后来我们就跟他谈,他就不知道开玩笑,还跟我说他说索马里的海盗也在我们这儿这个也买装备。

  然后当时我就觉得谈价格这要谈不好价格,别把我们给卖了,卖了扣在这儿。后来就因为他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

  当时我记得他们有一个皮卡车,然后我们坐那个皮卡车他要三拐两拐拐了。很多就是一些小路,就不能让你知道你对他到底是怎么走的。对,直接让你知道你下次来你记不住。就那些国家吧,其实就我们不在任何这个歧视色彩。就他们那些国家。

  因为它相对经济比较贫穷,所以他跟你中国的合作的时候,不管你是官方还是企业,他很注重你能给我带来什么?你要是没有更多海外经验的这些企业或者是个人做到海外去,你可能上来就是被没准儿就被讹一大笔或者坑一大笔。

  但是我在柬埔寨经历的就是当时我们也是阿某公司谈判的时候,

  支持的这个事件推动不下去的一些核心条款。因为我们当时着急马上落地去有一些项目开展,但是当地可能他的军方和警方,他们可能还是想要更多的这个经济效益。说白了你要给我们交多少保护费吧。

  所以当时我记得最严重的时候就是他们说对方就把枪掏出来把桌上一放,这意思就是能不能接受吧。

  你不能接受就这种感觉。面对危险,吴雪岩也怕过,但他内心始终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国家利益延伸到哪里,安全保障就要跟进到哪里。你去之前你可能会有点儿,但你真的一到了你就不会害怕了,包括我们那会儿去今日预赛的时候,也是那会儿刚政变,我们就飞到哪儿去了。

  但你去人生在飞机上,你想着,这个去那儿之后,可能我得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你想比较多,但是你真的一一落地,然后你开始工作了,你就发现,那就容不得你考虑了。

  这就跟为什么我们那么多革命先烈那个时候都是那么应用的,我觉得有点儿,但是咱们这个跟他们那个差太远了。

  一旦你知道那个场景下,那个意识,那个情怀在哪儿,你就没有太多的考虑的时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在如今变化多端的国际形势之下,吴雪岩带领团队先后为数十家中国企业和中资机构提供了安全保护服务。成功处置了多起因政变动荡、海盗和自然灾害引发的安全问题,坚定地维护了国家海外权益和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这些经历如今看起来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个精彩的故事,但一切的风轻云淡都必然要经历磨难。但你真的去那个渔船上看一眼,你就会发现它其实条件是非常差。你像我们的队员,可能一旦船海上一漂,至少都是半年,这半年期间你是登不了岸的,你就是吃喝24小时全在船上边儿。

  首先对人的心理,心理和生理极限挑战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第二个,你真的到渔船上去看了,你就知道了,那个不是我们观光的一个船,或者是生活条件很好的。他渔船的第一个非常狭小,海上风浪非常大。

  它整个你像我们的队员,即使是那个退伍军人在船上经常的上刚上船的一个月前一个月都吃不下东西,每天就是吐像过山车那种,那种感觉。第二个就是整个生活空间非常小。我们大概每个人的话可能平均也就不到两平方,就一个很小的空间,就只能有一张小床。

  一张小床基本进去之后就得测试下,再在里面睡觉。

  第一批队员当时上船的时候,开始的时候还是这个挺开心的。到船上边儿因为深海打鱼,还是挺有意思的,打一些东西,但是过了一个星期,你慢慢儿的就有一个疲倦期了。而且网上的信号也不好。我们当时配给队员配的是卫星电话,而且他的通讯的流量也是有限。

  所以那会儿每个队员可能一个月只有30分钟通话时间,就跟家里边儿去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这个是唯一的一个,就是一个精神寄托了。但是通过卫星电话可能你说不了一个月30分钟,你想你可能就说不了几句。

  他们的身影虽然不是军人,武警那般时时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当中,但这股坚实的力量却始终默默的守护着国人的安全。而选择安保这个行业就意味着选择和风险为伴。但最初吴雪岩原本可以有一份央企的安稳工作,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背后是一段红色的传承。

  因为我本身我们家里边儿就是算一个军人世家,

  从我反正也是曲折我爷爷大爷爷吧,当八路军之后,因为战争年代就跟家里边儿失联了。解放战争前家里边儿就收直接收到的就是隶属证。但是牺牲在什么位置?因为什么牺牲的现在那个年代就是也找不到了。后来这么多年实际上就是家里人一直在找。

  然后到了是1711617年在找,在山西吕梁的一个烈士陵园里边儿找到我大爷的那个那个就是墓碑了。然后我爸也是年轻的时候就当兵,我看其实还参加了最反击战一场,好多对我也参加过对越反击战。

  然后后来就历任当时就是咱们那个陆军194师582团团长,然后那个团也是非常有历史传统的一个团。那个团当时就是那部电影叫《英雄儿女》。他是当时英雄儿女有一个这个英雄,王成团,在最后向我开炮。当时我爸是那个团的团长。

  因为我小时候一直在部队大院长大,天天就听着这个故事熏陶。虽然我个人没当兵,但是从小有这个情怀,在一些大的这个国家利益面前不会考虑出很危险。

  对,因为你要不就别干这个行业,你干这个行业它这是必然的,因为这种红色熏陶骨血炎的骨子里与生俱来就有一股家国情怀,不仅是在海外,在国内无论是冬奥安保还是疫情防控,总能看到他的身影。那么这其中他都经历了什么呢?明天的故事我们将继续为您讲述。

  但是从寻找彩下的虹,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