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名医名家> 正文

当代名医——薛应中

中国基层健康网官网(jicengjiankang)基层头条报道

中医文化历史悠久,独具特色,从“神农尝百草”的落后到现在中医疗效世界闻名,历经千百年的岁月变迁,中医终于获得了大众的认可。岁月无声的流淌,但历史的痕迹总会留下,中医的精髓被不断传承发展弘扬,这些都离不开那些医者仁心的医生,那些无私奉献的医生。但中医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不仅需要专业人士的传承,也需要我们一起去挖掘和传承,让我们一起打开中医的大门。

薛应中,1943年生于陕西省蓝田县,少年时期疾夺去了父母生命,13岁他就立志从医。薛大夫熟读《黄帝内经》《金匮要略》《本草纲目》《神农本草经》《药性赋》《医宗金鉴》,并潜心研究中医经典书籍,兼学各家博采众长。薛大夫对1000多种的中药原料进行筛选,变革工艺,历经反复试验在几十年的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治疗薛应中说“有许多人认为中医不科学如果一定说科学说一千道一万那么中医的疗效就是科学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的治病疗效是经过长期临床检验积累出来的能够佐证中医的神奇疗效更能证明中医在医学领域的地位和价值。”

针灸中医药源自中国的传统医学宝库,多年来薛应中对中医药进行了探索和独特的创新,并为上万的患者解除了病痛,薛应中可以说在中医界独树一帜。他用勤奋和对中医的执着,在对疑难杂症科学探讨和创新中,书写了一个又一个传奇。

薛应中大夫与第一届弟子合影

薛应中大夫与第二届弟子合影

薛应中大夫与第三届弟子合影

薛应中大夫与第四届弟子合影

下面展示的是部分经薛应中大夫救治后康复的患者。

1、高××:胰腺癌病

我由于咳嗽三年多不好,2018年4月底做核磁共振,检查出胰腺尾部有一个鸡蛋大肿瘤。女儿和家人知道以后就凑医药费准备手术,女儿带我来北京医院住院。在那里住两天看见同病床的大姐住一个多月了还在用尿袋。老公和女儿都在陪护,还有一个十二岁小女孩刚刚做完手术。她是胰头长的肿瘤,全身都是插满管子。全家人都在为她翻身,护士每隔一小时来一次,看到这情景我很害怕。女儿来了我要求出院,因为一是经济条件不好看病都是借钱,二是手术以后还需要钱,这个手术太遭罪了,我又整夜咳嗽。所以我坚决不手术。家人说那就找个老中医吃汤药吧,女儿是延安大学老师,她通过朋友认识了薛应中老中医。第一眼见到薛老中医时,我就直接给他看病历。趁女儿不在我问老中医:我还能活多久?薛老中医就像一位仁慈的长者,给我细心把脉然后微笑的拍拍我的手说: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乐观心态病就会好的。

我问老中医:我需要吃多久汤药?他说半年就能好。看他说话语气坚定,我知道我能活了我有救啦。就这样过了五个月我去复查,说原来鸡蛋大的肿瘤小了一大圈。真是奇迹呀。我一直记住老中医说的话,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心态乐观不去想它,就这样2019年4月底我复查,胰腺那个部位肿瘤萎缩了没有了。医生微笑告诉我,真是奇迹呀,我转过身去默默流泪十多分钟,有病时都没有哭过,我当时就跪拜老天,感恩佛菩萨薛老中医。我要好好把身体调整好,做一个有爱心的人,希望佛菩萨老中医永远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2、苏××:恶性神经纤维瘤病

2001年3月12日,我在洗澡时于大腿左侧发现了有一个小疙瘩,摸上去有滑动感,突然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第二天就到医院去问诊。大夫认为是囊肿,住院14天后,在大夫的建议下进行了手术。手术时发现都是一些絮絮状的东西,没有办法切得很干净,大夫说这些东西很不好,让我要有心理准备。术后四五个小时做了活检,认定是神经纤维瘤,是恶性肿瘤。当时心理很紧张,觉得自己得了绝症,恐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大夫建议我进行化疗,这样我们全家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

因为我有一个亲戚在化疗后神经系统坏死,生不如死的惨状记忆犹新,这让我们心里都充满了恐惧。大夫一再做我们的工作,暗示我们如果不做化疗,将是我们将永远后悔的选择。但很快我们就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不化疗,而是想尽其他方法把病情彻底地控制住。于是,我们又到西安进行检查,打了一些抗肿瘤的针,但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些问题。因为退休后生活困难,而住院治疗的费用又很昂贵;如果时间一长,我们肯定承受不起。我们全家心里都沉甸甸的,不知道怎样面对以后的日子。

幸好不久,就遇到了薛应中大夫。薛大夫对我没做化疗表示赞许,告诉我们说人的自身不能衰竭,人体正气的损伤和危害都是难以尽数的。同时,他一再坚定地表示我的病肯定能治好,让我们一家慢慢都有了信心。后来我意识到,薛大夫带给我们的乐观精神是多么可贵;因为相当一部分癌症患者,都是被吓死的,这样的情况薛大夫见得太多了,所以他先在精神上放下了我们的负担,也让治疗在更好的心理环境下进行。

每过五天,薛大夫就会给我进行针灸治疗,然后给我服用他配制的中药,就这样过了一两年。我心里早就没了负担,甚至不太想病的事,我们家正常的生活都逐渐恢复了原态。不知不觉又过了很久。

到2009年2月,薛大夫到我家里来回访,我几乎已经忘了我曾是一个病人这回事,我对薛大夫讲,我现在和正常人基本一样,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薛大夫脸上的笑容,让我终生难忘。

3××:甲状腺结节病例

认识老中医薛应中先生是四年前的事。2016年8月初的一个早晨,当我洗漱完对着镜子梳头时,忽然发现脖子右边有些大,像是肿起来一块。我心一惊。坏了。早在一年前体检时,一位作B超的姑娘就曾告诉我,“你脖子有块囊肿,你得去大医院作穿刺化验。”那时我就些紧张。但我一直没有告诉家人,害怕他们担心。我一辈子很少吃药,平时也总是大大咧咧的,过了一段时间竟把这事给忘了。这一忘就是一年多,直到这时才发现大事不好。于是赶快告诉给妻子,妻子又告诉给女儿,她们全都紧张起来。都埋怨我没早说,把病给耽误了。

很快,她们便陪着我去咸阳二纺医院,找了正在专家门诊室坐诊的我的一个门中堂弟,堂弟看了看我的脖子,说要先作B超检查,随即开了张检查单。做完b超后,因为上面写的不太好,我便独自离开医院,让妻子和女儿去见堂弟。堂弟找来外科主任汇诊,外科主任看了看图片,说是甲状腺结节,而且肿块有些大,近5公分,建议作穿刺检查。要不,直接进行手术。而且他们将住院时间都商量好了。

妻子和女儿从医院回来后同我商量,问我作不作穿刺化验?作不作手术?妻子和女儿的意见是:反正结节已经很大了,是良性的也得作手术,恶性更得做手术,还不如直接住院手术省事。我沉默不语,但心情很沉重。妻子由于对甲状腺结节认识不足,担心的哭了起来。

在西安医院,我们先后看了两位专家。一位是核医药学科专家,他看后仍建议我做手术,原因是肿块确实太大,再不做手术可能会压迫食管等,并向我们推荐了他们医院做这手术最好的大夫——耳鼻喉科主任张教授。张教授让我做了CT检查。他看了看片子后说:“你这是该做手术了,特别是右边这个肿块,已经压迫食管了,再不手术,麻烦就大了。”见这么说,妻子就急了,忙问如何住院,得多少钱?啥时能手术?张教授说,得一万多到两万。如果你们想在这儿做手术,我现在就给你们安排住院的事。妻子看看我,我说:“还是回咸阳做手术吧。”

于是,我们又回到咸阳。值得庆幸的是,在西安,两位专家一摸我的脖子都说我这是良性。因为网上说,大凡经验丰富的外科大夫,他们的手感是相当重要的,一般都八九不离十。

我开始上网查资料,有中医说,甲状腺结节做过手术后,还能复发,而且几率很大。还有中医说,对甲状腺结节做手术,技术要求很高,稍有差池就会影响声带等。有一位老中医还将他多年来治疗良性甲状腺结节的诊疗医案以及治愈率在网上作了发布,效果相当不错。经过认真查询,我便自我作出主观判断,中医治疗甲状腺结节是标本兼治,西医可能治标不治本。

决心下定,看中医。我将想法告给妻子和女儿。她俩仍不相信中医,劝我先做手术,做过手术后,再用中药调理。恰巧此时儿子和媳妇从济南回家了。他们将我的CT图片、B超图片、诊断书,全用手机拍照发到济南,让济南某大医院的外科,耳鼻喉科两位专家看。这两位仁兄看过图片后都说是良性,但肿块太大,必须做手术,看中医不行,后果不得了。这更增加了妻子和女儿要我做手术的决心。一家五口。有四人要我做手术,惟独我要看中医。怎么办?尽管有压力,但得病的是我,我不去做手术,他们谁也拿我没办法。最后,终于达成妥协,他们答应我试看两个月中医,如果不成,还得去做手术。

女儿单位的领导,正在给她爸爸看中医,她爸爸得的是癌症,是肺癌,在医院做了手术,又复发了,要化疗,化疗受不了啦,才看中医。女儿向她打听了这位中医的姓名,门诊地址,门诊时间等,便利用礼拜二早上老中医上班时间,同儿子一起,将我用车送到咸阳一号桥南“薛医堂诊所”。从此,我便认识了这位名叫薛应中的老中医。时为2016年8月16日。从面相上看,老中医慈眉善目,精神矍铄,一看就知是个实在人,是个心底善良人。

老先生让我伸出手臂,他将三个手指搭在我的脉搏上。闲闲淡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问老先生:像我这病能治好吗?薛老先生说:“有个国税局长,得的也是这病,结果三个月就给看好了。他年轻些,体质好,心态好,就好的快些。”脉把完后,他看了看我的舌苔,而后便低头开处方。那神态,沉稳中透着自信,凝重中不乏轻松,仿佛闲云野鹤一般。

就这样,老先生为我开了一个疗程的药。回家后,面对着一堆草药,我忽然就想,就凭这些草草,能治好我这大毛病么?

当第二个疗程的中药吃完后,我又一次来到“薛医堂诊所”。我坐在薛先生面前,让他给我把脉。我向薛先生讲了我看完《薛应中先生仁心事略》后的感受,讲了我如何在单位向同事,朋友宣讲他的光辉事迹。我说:“像你这么好的中医大夫,现在太少了。而且还有好多人不知道,等治好病,我一定给你好好宣传宣传。”薛先生平静地说:“别宣传了,现在来诊所的人太多,我年龄大了,毕竟精力有限。”我说:“你要是有个徒弟多好。”薛先生说:“现在的人,谁学中医呀,中医又不挣钱。学中医要吃苦,现在能吃苦的人太少了。”

与那些口若悬河只卖一些反正吃不死人的保健品,然而却声名远扬的院长、教授、专家、大师而言,老中医薛应中作事低调,他不爱自我标榜,以至于有患者找他看病,居然找了半年。一个人有能耐,不张扬,这是一个人的优良品质。但我觉得,像薛应中这样,专接疑难杂症,创造出许多起死回生,峰回路转奇迹的典型事迹,则应大张旗鼓地宣传。为啥?正如作家李书亚所说,这不仅是薛应中的荣光,也是中医学的荣光;这不仅是在为中医争气,更多的是在为中华医学争气。若不如此,人们怎会知道中华医学的魅力。

但这些心里话,我并没有当着薛先生的面说出来。我瞅着眼前墙上挂着的一张放大了的长方形照片,那是薛先生参加世界针灸大会和与会人员的集体合影。我说:“薛大夫能参加世界针灸大会,想必针灸十分厉害。能不能也给我扎扎针。”薛先生笑笑说:“行。”于是乎,他找来针,用药棉擦擦,左手先摸了摸我的脖子,说:“好呀,肿块回头了,看来你坚持看中医是对的。”随后就用右手拿针在肿块上扎了几针。其实肿块缩小,我在家对着镜子看,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没言声。

大凡医患之间看病,各占50%,患者首先要信赖医者,要有看好病的信心;医者则要医技超人,对患者真诚负责。唯有二者的紧密接合,才能使患者除去病患,医者独建其功,医患不再萦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甲状腺结节也一天比一天的小起来。家里人见我没事,也都心安了,不仅不劝我做手术,就连平时也很少过问。他们嘴上没说,其实骨子里已经把我交给薛先生了。

2016年10月16日,距我找薛先生看病之日起,已经八周零五天。我脖子上的甲状腺结节,在薛应中老先生的拿捏和调理下,已经完全好了。我心情大悦,喜不自禁,释然欣然。

4、李××:脑瘤病

我叫李国建,与老中医薛应中大夫深交已有十五年余,在我的心目中,薛大夫真的就是个神人,他用中医中药不仅治好了我的脑瘤,治好了我爱人的子宫肌瘤,而且还治好了我发小爱人的乳腺癌,以及我辖下员工爱人的肺癌等。他是一位令我十分钦佩和敬仰的好大夫,医者仁心,德高望重,十五年来,但凡我有亲朋好友及他们的家人生病,我都会向他们推荐薛大夫,而经我所推荐的这些病人中,仅带癌的就有4例,这几位重症患者,经过薛大夫的精心治疗后,有两位已经基本治愈,还有一位大有好转,另一位则仍在治疗中。

我为啥这么信任薛大夫,说起来有些话长。2006年,我47岁,正是年富力强干事业的年龄。不料这年7月,大概是由于我搞楼盘建设太过辛苦,致使身体劳累过度,忽然感觉头脑经常发晕,有时连车都不敢开。无奈,我便到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作了检查,被确诊为原发性高血压,且脑部长有肌瘤,大小为27×25(公分)。看到检查报告,我心一紧,立刻感到不安起来。给我看病的大夫大多都是熟人,他们纷纷劝我住院做手术,还说会给我请最好的手术大夫。我思来想去,总是不想做,也不敢做,担心万一出现问题咋办,要知道,那可是在人头上动刀啊!

后来我又到省武警医院作了检查,他们也说这病得做手术,除了手术,别无他法。我仍不死心,又去西安市最好的医院——第四军大医院,托熟人找专家再次认认真真地进行了检查,专家们皆众口一词,都说我这病必须得做手术,否则后果不可想象。但也对我明言,做手术有四种风险,一是嗅觉失灵,二是影响视力,三是影响语言,四是易产生精神疾病。

做还是不做,举棋难定,我好为难。就在我束手无策时,妻子对我说,既然做手术有风险,那咱就看中医。那时间,说真的,我对中医是不太认可的。心想,我去了那么多大医院,托熟人找了那么多专家教授,说的都是这结果,况且也没一个人建议我去看看中医,连说试一试的都没有。但最终我还是没经住妻子的百般劝说,还是答应了,不妨去试试,看看中医。

我妻子为啥这么相信中医,其实这里面还有一段插曲。2004年6月份,我妻子张静在医院被查出患有子宫肌瘤,而我的一个在西安群众面粉厂当厂长朋友的妻子,曾在老中医薛应中处看过病,常夸奖薛应中大夫看病看得好,就介绍我妻子也到薛大夫处去瞧病。之后,我妻子便经薛大夫诊断医疗,吃了四个月中药,后来,子宫肌瘤完全消失,痊愈。

当然,这话又说回来了,当时我对中医虽不太认可,但妻子的这段经历,历历在目。妻子让我看中医,虽嘴上说中医不行,但我内心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心理的。

就这样,我便去了薛大夫诊所。在那儿,薛大夫为我把脉问诊,他人和气,面极善,和蔼可亲,一来二去,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经过煎喝薛大夫为我开的中药汤剂,渐渐地,我的头不晕了,精气神也足了,我对薛大夫也越来越有信心了,相信他一定会治好我的病。从2006年8月一直到2007年年后,我一气喝了6个月薛大夫为我开的中药汤剂,此后,我头不晕了,血压正常了,嗅觉灵敏了。先前,我几乎啥都闻不到,自打吃过中药后,烟味、妻子炒菜的味道,都能闻到。

我对薛大夫说:薛大夫,我的鼻子好像开窍了,啥都能闻到了。薛大夫看着我高兴的样子,也笑了,说:好啊,看来你的病是彻底好了,以后你就不用再吃中药了。

我问薛大夫:那,要不要再到医院检查一下。薛大夫说:没必要。后来我也曾想,既然薛大夫都说没必要,那我也就不用检查了,省得查来查去,心里吃劲,思想有压力。

就这么,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岁月递增,周而复始,不知不觉十五年已过去,一眨眼到了2021年,已是62岁的我,依然活的好好的,没病没灾,无疼无痛,悠哉乐哉,这都多亏了薛大夫的救治之恩呀!

自从薛大夫把我的病治好之后,我对中医中药便有了颠覆性的认知。人常说,不经一事,难长一智。有了这个经历之后,我对中医中药便从此爱的不行,逢人就夸中医好,只要碰到有人得病,就让他们看中医,向他们推荐老中医薛应中。

我有个发小叫张仲愚,是儿童医院保卫科科长,他爱人在省红十字会医院当大夫,得了乳腺癌,我就建议她看中医,并向她推荐了薛大夫,但她好像对中医有成见似的,一点瞧不起中医。因是发小的妻子,我诚心诚意想让她早点把病看好,我对她比张比王地劝说,苦口婆心地开导,最后她才勉强答应瞧中医。最终经过薛大夫精心治疗,彻底得以治愈。从此,她对中医中药不得不心服口服。

我居住的小区楼下有个熟人,她爱人是火车司机,得了肺癌,气喘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后来我向她推荐了薛大夫,经薛大夫中药调理后,现在这个熟人的爱人跟好人一样一样的,根本就看不出是个患过肺癌的病人。

还有个熟人得的是直肠癌,也是我介绍到薛大夫那儿看的病。现在仍在吃药,但愿他也能在薛大夫们精心调理下有所好转。

有时候,我也在私下里常想,我这一辈子,能结识到薛应中这样的老中医,真是三生有幸,烧了高香。在此,我真心祝福薛大夫,岁岁年年永健康,年年岁岁都幸福!

患者:李国建

2021年4月10日

5××危重症病例

生死一线医术与医德

我与薛老先生认识已十余年了。起初是因家母上呼吸道感染在医院百治不愈后经人介绍见得先生。先生为家母诊脉处方,而后一剂而解,覆杯得愈,可堪神奇。那年我只有14岁,只觉好奇,却并未有过深的触及。

本文由作者笔名: 于 2024-05-31 17:45:15发表在中国基层健康网,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文章内容仅供调理思路参考,不作为健康指南,如有不适,还请及时前往就医,我们下期再见!
中国基层健康网文章链接: http://www.mdm.org.cn/jiankang/7633.html